小丑殿下

成长中

【薛晓】义城那些事儿(10-16)

  十
  百无聊赖的时候,薛洋就喜欢盯着晓星尘看,并且因为阿箐也是个瞎子,他看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夜里,晓星尘小心翼翼地问道:“睡了么?”
  薛洋明明一双眼睛亮得和烛火似的,愣是一声不吭,还不怀好意地调整呼吸做出“我睡着了”的假象。
可怜晓星尘道长,不疑有诈,吹了灯便走到了水井旁。
  那水井生了锈,但好歹还可以打出水来,平日里做饭都是用这里的水,阿箐总是抱怨说有腐烂味儿。
  晓星尘熟练地摸到井边上,缓慢而细致地拉动水桶,干净的半截手臂在月色下白得如玉。
  薛洋鬼鬼祟祟地爬窗上一个劲儿的瞅。
  晓星尘以为这吹了灯就会一片黑暗,殊不知天公作美,这晚月亮大如圆盘,院子里铺上了一层月光。
  夜半打水……他要做什么?
  薛洋想了想,并不觉得什么功法要依靠水来修炼。既然不是修炼,那打个水用得着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那边晓星尘将水桶拉了上来,探了探,似乎觉得很满意,便开始动手解衣服。
  薛洋一下子明白了晓星尘要干什么,目光忽地诡异起来,不怀好意地想着那么点儿水不够用吧晓星尘道长?
  晓星尘解开衣带,不熟练地被带子给纠缠住了,解了半天还没松开。
  薛洋暗地里不满地“啧”了一声。
  终于,就在薛洋不耐烦地拔剑打算上前砍断那该死的衣带的时候,晓星尘自食其力,松了一口气。
  外衫尽落,露出了白色的里衣。
  薛洋阴侧侧地盯着里衣旁边的带子,暗搓搓地磨牙。
  然而晓星尘根本没动里衣。
  薛洋一愣。
  晓星尘将外衣放入木桶里,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皂荚搓入盆里,悠然地搓了起来。
  薛洋:“……”
  他还不死心,眼巴巴地等着晓星尘洗完衣服再继续某些事情。半个时辰过去了,晓星尘轻舒一口气,拧干了衣服抹黑寻找到晾衣服的棍子,收工之后,靠在墙上,睡觉。
  ……薛洋不知道自己这大半夜不睡觉看人洗衣服到底图个啥。

  十一
  阿箐第二天早上醒来就见晓星尘穿着里衣。
  同时她看到了井旁边的水。
  她故意摸到水井旁边声称喝水,又“不小心”摸到了水桶,打量了下水的量,探一探,疑惑道:“道长,这水是不是太少了啊,够洗吗?”
  薛洋半晚上心情不好,睁眼睛就看小瞎子问东问西,当下明白了阿箐想的什么。
  晓星尘以为阿箐看不见,对自己穿着里衣在姑娘面前并不觉得如何。然而到底说出来还是略微窘迫,因而含糊其辞:“嗯……还好。”
  说完便闪去搭外衫的地方去找衣服穿好。
  阿箐在原地胡思乱想,眉头拧成了个疙瘩。
  薛洋说:“小瞎子,想不想知道你们道长昨晚做什么来着?”
  阿箐警惕地扭头,嚷道:“用得着问你啊,我一会儿自己去问道长,才不问你,你净欺负我!”
  薛洋拿出十足的微笑,循循善诱:“我昨晚可是看到了哦……”
  “看到什么?”
  “等我们睡着之后再打水,你说是做什么?”
  阿箐想了想,大惊失色。
  她颤声道:“你你你你你……你看到了!?”
  薛洋:“哦,当然。”
 
  十二
  阿箐深受打击,黯然失色,蔫儿巴地回到棺材,心想自己就这么睡死里头得了!
  道长!昨晚!洗澡!
  坏家伙看到了!
  呜呜呜道长……是阿箐没有保护好你的清白……

  十三
  晓星尘穿好衣服回来的时候,阿箐躺棺材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薛洋笑的灿烂。
  晓星尘听到阿箐怨念的声音,问道:“阿箐,怎么了?”
  阿箐勉强爬起来,不死心:“道长,坏家伙说你昨晚……他看到了……”
  薛洋懒洋洋地说:“啊,是啊,看到了。”
  晓星尘无奈地笑了一下:“没想到还是被看到了,我一个瞎子洗的时候难免笨手笨脚,怕你们见了笑话,所以才选择了夜里。”
  阿箐觉得这反应很危险:“道长……你不打这坏家伙吗?他看见了!”
  晓星尘奇怪:“看见了便看见了,有什么问题吗?”
  半响。
  晓星尘:“阿箐?”
 
  十四
  阿箐打算和坏东西同归于尽,正在削尖竹竿。

  十五
  薛洋对阿箐的反应很满意,几天下来都是边晒太阳边晃二郎腿,偶尔看见阿箐磨竹竿的背影,更加开心了。
 
  十六
  晓星尘十分茫然,只觉得阿箐不和那人斗嘴了,两个人关系应该缓和了吧。
  这很令人高兴。

[忘羡/完结]魔宠 06-12(魔幻异世界paro)


  6
  大陆之上,魔法师是最受人敬仰的职业,手持法杖,呼风唤雨,操控自然的力量,好不威风。
  可惜按照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魔法师一头独大是不太正常的,于是黑魔法师就渐渐出现了。
  魔法师操控自然的生灵,而黑魔法师的力量,则来自于亡灵。
  黑魔法师可以借助亡灵的力量,提升自己的能力。这可以说成是一种歪门邪道了,魔法师们大多不耻于此,同黑魔法师势不两立。
  好在,当今大陆上没皮没脸的还在少数,多数魔法师信仰生灵,不屑于操纵黑暗的亡灵。
  可要说黑魔法师,也还是有几个的。
  魏无羡:“谁喊我?”

  7
  魏无羡成为黑魔法师的原因有些复杂,不宜多言。不过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身份有什么不好的,又没伤天害理,咋地?
  然而江澄不这么想。
  江澄始终,并且将会一直觉得魏无羡这厮学习黑魔法是妄图把自己抛下。
  想当年两个好友信誓旦旦,最终却是不欢而散。
  怨谁?
  魏无羡不想去想这个问题,而江澄觉得怨魏无羡。
  所以他总想找魏无羡不痛快。
  比如,高级黑魔法师魏无羡先生是个见狗耸这件事,就是江澄传播出去的。
  这导致了所有魔法师养成了出门带狗的习惯,用以防止无耻魏无羡抢怪偷装备半路打劫。
  所以魏无羡只能寻找魔宠来增进实力了。
 
  8
  魔宠是完美的魔法容器。
  魔法师或者黑魔法师有了魔宠,再施法之时用它辅助,攻击效果大大增强,功力提升事半功倍。
  每个魔法师都想要得到。
  然而这是不容易的。
  魔宠森林有魔宠大军,浩浩荡荡,可惜带头的脾气十分大,每次成群结队进出都全副武装,手牵手,魔宠们自身实力也不是盖的,牵一发而动全身。谁敢上去就是找死。
  魔法师们就眼巴巴在林子上方看着啊,捶胸顿足。
  魏无羡是走了狗屎运,遇到了一只落单的,还是个喝酒的魔宠。
  大陆都震动了。
  一个黑魔法师得到了魔宠,那不得把世界搅得一片混乱?
  魔法师们战战兢兢。
  魏无羡:“蓝哥哥~”
 
  9
  事实证明大陆魔法师们多虑了。
  黑魔法师魏无羡先生压根没功夫修炼黑魔法。
  魔宠大人很不配合。
  魔宠大人沉着冷静,淡漠疏离,身上一股子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气度。
  如果忽略个头的话。
  魏无羡觉得自己十分悲惨,身为黑魔法师,在抓到魔宠的情况下,还是毫无进展。
  黑魔法师大人舍弃微不足道的男子气概,软磨硬泡:“蓝哥哥~”
  “蓝大人~”
  “蓝蓝~”
  “蓝……”
  “蓝湛哥哥~”
  “蓝湛!”
  “蓝爹爹啊……”
  “……”
  魏无羡的嗓子都冒烟了,还是独行沙漠正午土包上冒的热气腾腾的烟!
  可魔宠大人充耳不闻。
 
  十10
  蓝湛微微笑了,虽然魏无羡那个睁眼瞎没看见。
 
  11
  魏无羡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明明可以用禁言魔法,蓝湛却生生听了自己一箩筐的废话。
 
  12
  “算了,我去找江澄把。”魏无羡翻了个白眼,放弃了。
  一边收拾装备,魏无羡朝门口走去。
  “……!”
  魏无羡瞪眼睛,为什么这时候开禁言魔法?!早干嘛去了!
  蓝湛:“安静。”
  “……”
  “我帮你练习。”
  “……?”
  “或者你找那个仙子?”
  “!!!”
  魏无羡谄媚地凑到蓝湛身边,极为狗腿子地看着小家伙,深情凝视。
  蓝湛:“……还是算了吧。”
  魏无羡大惊,手舞足蹈,可恨说不了话。
  蓝湛斜着眼睛,一脸冷漠:“不是有江澄吗?”
  “不不不,江澄那烂泥怎么可能和你比呢!亲爱的魔宠!”
  魏无羡在心里想。
  蓝湛满意了。

  黑魔法师魏无羡今天仍然是个魔宠(fu)管严。

 
 

[忘羡]魔宠 01-05(魔幻异世界paro)


  *魔幻异世界paro
  *私设多
  *细节废
——————————————
  文|一代明君

  1
  魏无羡捡了个小家伙。
  好吧不是捡的,是拐来的。
  魔宠大军浩浩荡荡,铁板一块,众法师在树上干巴巴等了大半个夜晚,眼看红月东挂,一根魔宠的毛都没得到。
  而没有魔宠的法师,就犹如没有贞操的少女,令人嫌弃。
  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操,魏无羡拿出自己最烈的酒当诱饵。
  光天化日,一壶酒放在地上,只要有点儿脑子的都没有管。
  只有这白嘟嘟的小家伙对得起魏无羡,上去就舔了一口。
  ……没倒,反而十分神武的样子。
  魏无羡动弹不了了。
  小家伙趴在魏无羡身上,眼神清明,微微一笑,将魏无羡的手指放到嘴边,轻轻舔了一下。
  魏无羡:“……”
  他后背一阵酥麻。
  他不可置信。
  身为一代黑魔法师的魏无羡,拿手好戏就是勾引小魔女修女,居然被个屁大点的小孩子给撩了?
  不行,为了夷陵老祖的声名撩回去!
  魏无羡于是邪气一笑,抱起冰冰凉凉的小家伙,盯着他的眼睛。
  湛蓝色,如同沉淀了一片海。
  传说海里有引诱人的海妖塞壬。
  魏无羡以前嗤之以鼻,并且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法术无边,可操控亡灵,区区小海妖算什么?
  可是现在他信了。
  他受到了引诱,吻上了小家伙浅粉色的嘴唇。

  2

  半个时辰后,红月消失,东方破晓,森林中迷雾尽散。
  魏无羡背着睡着的小家伙,一边催动法杖,集结亡灵供差遣,一边捂着嘴唇。
  破了。
  肿了。
  被咬了。
  魔宠的力量的确不是盖的,魏无羡终于相信导师的话了。
  他哀叹:“为什么没有勾引到一个软萌的魔宠?这个有些太狠了吧!
 
  3

  魏无羡给魔宠起名“蓝湛”。
  他的魔宠有些高冷,对他这个主人爱理不理。
  魏无羡不服气,想要教育小家伙。
  开口,没声。
  蓝湛:“安静。”
  魏无羡:“……”
  这好像是我家吧?魔宠先生我是你的主人啊你能不能对我好一点?
  蓝湛:“哼。” 

  4

  “给你的。”
  蓝湛给了魏无羡一个戒指,据说是储物用的。
  魏无羡拿些戒指打量了半天,觉得那花纹蛮好看的,贼心不死,又开始凑过去:“小蓝啊,这是证明你喜欢我这个主人吗?”
  蓝湛想了想。
  点了点头。
  又飞速摇头。
  最后恼羞成怒,开始禁言模式。
  魏无羡:“蓝大哥我错了。”

  5

  “江澄,你家魔宠拉过来让我瞧    瞧!”
  正在打怪做任务的江澄没好气道:“仙子在睡午觉,你要去打扰?”
  “……啥?”
  江澄阴侧侧:“怎么,想仙子了?”
  魏无羡胆大包天,趴在地上大笑:“啊哈哈哈亏你还是有名的魔法师啊哈哈哈,居然狗作为魔宠哈哈哈你打算让狗……”
  紫色的电一闪而过,空气中都留下了火药味。
  “仙子,上来。”
  “我错了我错了!江兄弟!江哥哥!江爹爹!”
  黑魔法师魏无羡今日仍然是个见狗耸。

  (想到什么写什么,第一次写主角哎,有些把握不好。)
 

 

【薛晓】义城那些事儿(05-09)

  五
  围炉夜话之后,阿箐气哄哄地睡觉去了。
  “道长,你说那个男人……”
  薛洋猛地向后一缩脖子。
  晓星尘干净的手还是稳稳落在了少年的头顶,他向对待师弟一样,温柔地抚摸,说道:“又何必太执着于那些。实在气不过,过些时日我可以同你一起去找那人,要他向你道歉,可好?”
  可好?
  薛洋似乎忘记了打开晓星尘的手,任由他安抚。
  半晌,他又露出了往常一样懒洋洋的笑,打断晓星尘的动作。
  他说:“不必了。”
  已经不需要了呢。

  六
  阿箐咬着衣角在棺材里。
  她浑身颤抖。
  她睚眦欲裂。
  她怒不可遏。
  她伤心欲绝。
  她咬牙切齿,内心活动丰富:坏东西,居然博取道长的同情!阴险卑鄙!还让道长摸头!罪大恶极!
  更可恶的是,你还拒绝了道长的好意?万劫不复!
  道长都没这么安慰过我!

  七
  安分了两天,晓星尘还四处夜猎。薛洋的伤明明就已经好了,却仍然赖在屋里死也不出来。
  出去干嘛?每天有晓星尘照顾着,多舒服。
  薛洋这么没出息地想着。
  他招呼了一下阿箐,说:“小瞎子,你家道长呢?”
  “……”
  “喂?喊你呢,听见没小瞎子?”
  “你聋了是不是?”
  阿箐还在睡觉,脸上表情十分沮丧。
  她昨晚骂了一宿,现在嘴里还在说着:“坏东西,看姑奶奶不把你扔回去……”
  薛洋:“……”
  薛洋不知道哪里得罪阿箐了,但他看这小瞎子不顺眼,阴测测的磨牙:“我听得到哦。”

  八
  阿箐睁开眼睛。
  不就之后,一声少女的咆哮响彻义城的上空,余音绕梁,飞鸟尽散。
  村民沉吟:“狼?”
  阿箐的确要变身为狼了,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她从棺材里爬出来,爬向晒太阳的薛洋。
  薛洋:“咦?走尸?”
  “你才是走尸!你们全家都是走尸!”阿箐愤怒地摇晃薛洋:“糖呢?我的糖呢?道长给我的糖呢?”
  薛洋推开她,拿出一粒糖,剥开,放入口中,舔了舔牙齿,露出虎牙。他说:“嗯?我怎么知道啊。”
  阿箐:“……”
  她好恨自己,她为什么要装成瞎子?
  她好像把这坏东西的嘴脸告诉道长啊啊啊!

  九
  “不。”阿箐面无表情,“我做噩梦了,梦见了个呲嘴獠牙无恶不作丧尽天良的畜生偷走了我的糖,还当着姑奶奶的面吃了它。”
  薛洋:“……”
  (未完)

 
 
 
 

【薛晓】义城那些事儿 (01-04)


  *轻松向
  *时间线飘忽不定
  *没有玻璃
  *相信我

  文|一代明君

  一
  刚开始,薛洋总是琢磨着,晓星尘会不会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
  毕竟薛少年现在身上还带着伤,虽说嘴皮子照样利索,可要是晓星尘趁他不备,一剑咔嚓了他……
  身为一个小人,薛洋毫不犹豫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于是薛洋就一直盯着晓星尘。
  晓星尘是看不见,阿箐却是个假瞎子,就发现从早到晚,那坏小子贼溜溜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道长。
  道长喝水,他瞅。道长擦剑,他瞅。道长换衣服,他……用力的瞅。
  他要做什么?
  这家伙绝对有问题!
 
  二
  夜晚,阿箐坐在棺材里,悄悄望向房子里边,薛洋和晓星尘正在闲聊。薛洋很会说俏皮话,晓星尘笑容轻松。
  忽然,薛洋伸出了手。
  晓星尘:“嗯?怎么了?”
  薛洋:“啊,没事,一根稻草而已。”
  阿箐:“……”
  坏小子,别以为姑奶奶没看到,你刚才明明摸了一下道长的脸!
  我还没有摸过!

  三
  薛洋觉得,如果晓星尘的确发现了自己,那么应该会很警惕才对。
  所以他伸手做出要摸脸的诡异样子,脸上摆好了阴毒暗算的表情。
  结果晓星尘傻愣愣的站着,脸就真摸上了。
  缩回手,薛洋还是不信。他一直是一个从不相信善意的人,觉得没理由晓星尘对自己这么好。
  他这次用上了君子之心,觉得晓星尘这样的正派名门,应该是不屑于偷偷摸摸杀人的,所以……也许晓星尘是打算等他伤感之后再杀他。
  薛洋的疑心病又发作了。
  他笑着说:“道长,要不,你去夜猎,我给你打下手,怎么样?”

  四
  薛洋终于相信,晓星尘的确没认出他来了。

  (未完)

【薛晓/成坑】入劫 05

 
  ♢注意!此故事只建立在原著小说正文之上,不包括小说番外!
  ♦主要为原文中一些提到的薛晓二人经历的片段
  ♢薛洋,嗯?

  五
  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暗芒,依然纹丝不动。
  同时,收到诱惑的孩童们见糖被少年收走,登时什么也顾不得了,不听身后人的劝告,四个小孩子从胡同里钻了出来,争先恐后地迈着不利索的小腿,踉踉跄跄的朝着少年跑去。
  少年的眼中涌动着恶意。
  就在孩子们即将触摸到少年的时候,马车已然只差一点距离,少年却快速地运用轻功脱身而去,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马车已驶到一众孩童的面前,四个小孩呆愣愣的望着马蹄。
  “吁——”
  最后一刻,马车夫终是用尽全身力气牵住了缰绳,而同一时间一个跑过来的女人拉住了四个孩子的衣服,在马蹄落地之前角色还是拉了回去,仰头摔在路边的石子上。
  少年气哼哼的说了一句:“多管闲事。”
  说着,目光阴冷的盯着马车夫。马车夫感觉着急,并未有所停留,只回头望见了少年,那眼中的恶意让他毛骨悚然,不禁恶狠狠地骂道:“我呸!真是个阴毒的小杂种!”
  说完,驾车离去。灰衣的少年咧开嘴角,歪着头盯着马车上飘扬的旗帜,像是很兴奋一样,舔舔嘴唇,低低道:“这可怪不得我了哦,金光瑶,反正你们金氏钱多呢。”
  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忽然传来,惊得少年心里一跳,不禁恼羞成怒的回头看过去。救了四个小孩的女人正一边哭一边检查身体,不住地询问怎么样了。少年听得刺耳,杵在旁边局外人一般,用剑敲了敲地面,不耐道:“哭什么哭啊?不是没死成吗?在哭,信不信我把你舌头拔下来?”
  声音戛然而止。少年满意了。
  女人仰起头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对面神态如常的少年,明明那副面庞站起来十分可爱,她心里却在冒着寒气。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单纯无比的少年,就在刚刚引诱四个孩子,险些让他们用于马蹄下,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她张开了口,嘴唇似乎吐出了一个“薛”字,又马上被吞了回去。女人惧怕着什么,一句话也没说,迅速低下头去,起身牵着四个孩子便要回到胡同里去。
  少年觉得无聊,“切”了一声。
  四个孩子方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智,脑袋呆呆的没有反应。只一个男孩年纪小,吸吸鼻子马上要哭出来了。
  少年并没有离开,他慢悠悠地拿出糖果,抛在空中,玩起了小孩子似的游戏。
  不知这少年在使什么花招,女人只警惕地牵着那小孩的手,男孩见少年并没有要收回的意思,便满心欢喜地伸出黑乎乎的小手,试图去拿少年手中的糖。
  “太蠢了。”
  随着少年的声音,在男孩即将抓住糖果的时候,少年合上了手掌。
  在男孩茫然的目光下,少年奇道:“我又没说要给你,你过来做什么?”
  说完,露出虎牙,得意洋洋地离开。
  男孩“哇”一声哭了出来。
  女人蹲下抱紧男孩,浑身都因为愤怒而颤抖。她咬牙对四个乞丐说:“不要哭……孩子,还有,记住刚才那个人的样子,那个魔鬼……不要再上他的当了,他根本就是个畜生!”
  七八岁的小女孩抽着鼻子问:“姐姐,他是谁,为什么要害我们?”
  看着四个小孩子懵懵懂懂的样子,女人犹豫了一会,压低声音,恨恨地道:“他叫薛洋,是个无恶不作的杀人犯!”
  忽然,女人的眼角望见了一抹白色的衣角,只是有一块印了个黑乎乎的印记,在一片干净之上很是刺眼。
  随后,温润却隐含着怒意的声音说道:“姑娘,你是说……薛洋?”
    (未完)
     (因为和原文有了冲突,不打算写下去了,看心情吧,标记成坑。)
 

【薛晓】入劫 04


  ♢注意!此故事只建立在原著小说正文之上,不包括小说番外!
  ♦主要为原文中一些提到的薛晓二人经历的片段
  ♢薛洋真是个坏东西
  ♦今天只更了一千字,明天补上

  四
  剑身相触,由于事出突然,晓星尘只用霜华剑堪堪抵挡攻击。不过这少年出手凶狠,功法确实乱无章法,是个不知名的野路子,几招下来便被霜华剑牵制住了。
  少年却并未表现出杀气,见自己也落了下风,便悠哉地收回了剑,面上依旧笑嘻嘻的,不像个出杀招杀人的,懒懒的起身拍拍衣服,轻松地朝着晓星尘说道:“停停停,我可打不过你,早就听说了你晓星尘的大名,今日得见果真是比我这个旁门左道要强得多啊。”
  这个样子,如同只是简单的与人切磋,似乎再正常不过了。
  晓星尘收回了霜华剑,微微皱眉,刚刚这少年出手狠毒刁钻,完全不是个切磋的力度,原他与好友切磋,从来都是行云流水,点到为止,何曾有过如此欲取人性命的姿态。然而少年笑意亲昵,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悠然地说:“老早就听说了‘明月清风晓星尘’名声,一直以为见不着啊,没想到会在这地方相见,真是个缘分呢,嗯?”
  晓星尘渐渐恢复原来的姿态,古怪地看着笑意盈盈的少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然而道长涵养好,仍旧礼貌地说道:“缘本无形,求之不得。”
  说完,晓星尘看了眼着时辰,大概清谈盛会马上开始了,便不再停留,告辞离去。
  一袭白衣的道人慢慢消失在人流中,那少年笑仍挂在脸上,然而不再带着亲切,反而染上一股子莫名的阴暗,让人见了毛骨悚然。他靠在墙上,拔出刚刚入鞘的剑。在那一瞬间,衣袖中的左手露了出来,赫然缺失了一根小拇指,断口陈旧。
  “切,”少年慢悠悠的道,“金光善还真是危言耸听,还说什么这晓星尘如何厉害,不过是个白痴愚蠢的修仙者,住惯了世外桃源,就以为天下都是桃源。”
  少年的目光带着森然的凉薄,嘲笑道:“惩恶扬善?真是好笑,叫我这个恶人都看不出来,真是单纯得可怜呐。”
  说着,眼见街上已然少有修道之人游逛,金麟台的方向传来清泉般的声音——是清谈盛会开始的信号。少年却不慌不忙,颇为悠闲地漫步,似乎是无聊了,便从口袋里拿出几块糖回来,仍然是金色的糖纸,白色糖放入口中,被嚼得嘎嘣嘎嘣的。
  路边有一些乞丐孩童睁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吃糖的少年,不约而同的抿抿自己的嘴唇。少年一见,乐了,如同刚才一样掏出糖果来,放在手心,站在街上有个小孩,说:“看呀。这是糖,你们想要吗?”
  小孩子们一听到“糖”便觉得牙根泛酸,几乎是渴望得不能再渴望了。少年耐心的说:“想要?好呀,你们过来拿啊,我会分给你们一一人一粒糖果。”
  这时候,一辆富贵人家的马车从远方驶来,惊得街道上的百姓纷纷躲避。驾车的人一路挥鞭大吼:“快点儿都滚开!这可是贵人的车,耽误了大事别怪马蹄子不长眼!”

  (未完)
 
  (嘤嘤嘤今天偶然去晋江看原著,发现了一个惨绝人寰的事情!番外更了薛洋晓星尘之前相识的故事!而那个和我的文十分冲突!无奈已经写到了这里,就只能是当做没有那个番外了……)

【薛晓】入劫 03


  ♦主要为原文中一些提到的薛晓二人经历的片段
  ♢糖果上线
  ♦暴脾气少年一言不合就出招

  三
  那是一粒白色的糖果,包裹在金色的糖纸之中,下方是少年干净的手心,却并不细腻,结了一层薄薄的茧子,是个修仙之人的手。
  不过晓星尘见这少年一副乞丐模样,周身也并没有佩剑,因而心中也是猜不透他的身份。
  笑容满面的少年循循善诱:“小孩儿,你不想吃糖吗?过来啊,这粒糖送给你啦。”
  晓星尘先是一愣,却见这少年虽是冲着自己,目光却瞧着自己的身后。乞丐衣服的女孩不大,七八的模样,探出头来,晓星尘的衣摆被女孩抓在手中,力气不大。
  乞丐女孩脸颊上挂着黑乎乎的泥土,衣服不合时宜,也不很合身,手指攥得紧紧的。女孩的目光犹疑不决,似乎并不十分信任这个笑呵呵的少年,然而少年手中的糖果又有无限的吸引力,她盯着糖果,躲在晓星尘身后,咬着嘴唇。
  这情景,少年似乎与女孩相识。晓星尘当初在山上有一些师弟师妹,类似的逗乐并不少见。想到这里,晓星尘不自觉地嘴角含笑,低头想要说服女孩过去。
  “嘁,”少年见女孩不动,很遗憾地撇撇嘴,又将目光转到了旁边端立的晓星尘身上,漆黑的眼珠上下打量几圈,最终把目光定在了被女孩抓住的衣角上,忽的又笑了,他指了指晓星尘的衣服,对那女孩儿道:“哎呀呀,小鬼,你看你那脏手,这位道长的衣服当真不凡的很,这下可让你给弄脏了,你这手,怕是要被砍喽。”
  他笑起来,露出尖利的虎牙。
  女孩闻言猛然缩回手,却见白色丝绸上赫然抹上了黑色的印记,顿时脸色煞白,恐惧的跪在晓星尘脚边,不住地磕头求饶。
  晓星尘没想到女孩如此害怕,连忙托起女孩的身子,女孩儿头上已然现了伤口,鲜血有些刺目。晓星尘皱了皱眉,眼光望向少年。
  灰色衣服的少年靠在墙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目光中带着邪肆,他剥开糖皮,将白色的糖放入牙齿间,见晓星尘望过来,舔了舔牙齿。
  女孩满脸泪水,恐惧的看着晓星尘,颤抖着说道:“道……道长……请饶了我吧……”
  没等晓星尘回话,那少年又道:“今天可是清谈盛会的大日子,像道长这样不凡的人,想必应是受邀参加的吧,如此这衣服可就更加金贵了呢。”
  这少年明显挑事儿,不安好心,将女孩儿吓得魂不附体,一个劲儿的说着“道长饶命”。晓星尘安慰女孩:“不要惊慌,不过是一件衣裳罢了,就是弄坏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要砍手呢?不要怕。”
  晓星尘说着,温柔的抚摸女孩的额头,声音清朗温润,像是一阵晨间的清风。
  女孩眼睛睁得很大,倒映出晓星尘的面庞,许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忽然看见了手中的霜华剑,连忙从晓星尘身边离开,一下子钻进了胡同里,不见了。
  晓星尘无奈的笑了笑,便将目光投向一旁看戏似的少年,语气倏的严厉起来:“你又何必吓他,害得那女孩儿满心害怕。不过是衣服而已。”
  墙根底下坐着的少年抬起眼,用一种十分奇异的眼神看着晓星尘,他嘴角还噙着笑,眼中却沉淀了一片看不透的黑色。半响,少年的笑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孩子气的撅嘴,眼中也涌上了委屈的意味:“道长你有所不知啊,看你的样子是刚来这儿吧,这里可是有很多高高在上的修道之人啊,像我们这些又脏又乱的几个,是万不敢弄脏他们的衣服的,今儿个那丫头是运气好,遇见了你这么个心善的道长,若是别人,她可是真的会被砍手的呀!”
  虽然说着卑微的话,少年面上却是没有半分害怕之情,亦真亦假的笑让他看得十分捉摸不透。晓星尘听到少年的解释,想的自己终归是常年在山上,对这世间之事,毕竟了解的少,这少年的话,并非毫无道理。他的神色又温和起来:“倒也在理,只是你大可不必这般草木皆兵,虽说可能有的人过于凶恶,然而大多数的人都是良善的,这世间没有那么多的恶人。”
  少年眼神更加幽暗,似乎觉得好笑,眉毛一挑,不屑道:“道长的年纪似乎并未与我相差太多,怎么?为什么道长这般笃定地说出这番话?世间人心险恶,以道长这样的心态,可是会吃亏的啊。”
  晓星尘敏锐的察觉少年这话隐含的冰冷,他是一个心细的人,觉得自己似乎让少年不快,因而略带歉意地说:“我倒是刚下山不久,并未见过多少人间百态,不过虽说有杀戮的坏人,却有许多良善的修仙之人。我有个至交好友,他与我志同道合,是一个十分好的人。”
  “哦,道长是刚下山的?”少年听闻此话,忽地开口询问,同时不动声色地将左手放入袖中,面色不变。
  晓星尘没有发觉少年一下子变调的声音,想到了至交好友,他便似乎放松了许多,点头微笑道:“是啊,我原是在山上同师傅修行,近些年方下山。”
  这少年像极了山上一个可爱的师弟,不知是否是因为这个原因,晓星尘对这样一个陌生少年意外的愿意交谈。
  少年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几下,慢慢的脸上浮现了好奇之色,乍一看完全是个仰慕修仙者的单纯少年。他状似好奇地问:“哦……那道长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只是这“单纯”的模样背后,少年身后的手握住黑色的剑,银光一闪,赫然出鞘。
  少年眼睛明亮,完全不见杀气。
  一派平和下暗藏的杀机,晓星尘没有察觉到,但晓星尘并非愚钝的人,自是懂得不可随意透露太多,况且他见少年似乎十分仰慕修仙之人,若和他说兰陵金氏有了个杀人魔头,难免会在少年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私心里,晓星尘不愿让他人失望。
  一念之差,晓星尘这么回答:“应金氏之邀,金麟台清谈盛会。”
  然而少年并未放松分毫,他笑嘻嘻的追问道:“呀,既是参加盛会,想必道长也是个十分厉害的人吧,可否告知身份?”
  “抱山散人座下,晓星尘。”
  剑出鞘,寒光凛然,少年在一瞬间发动凶狠的攻击,巍巍血腥的气息直指晓星尘。
  (未完)

【薛晓】入劫 02


  ♦主要为原文中一些提到的薛晓二人经历的片段
  ♢晓星尘道长追捕灭门凶手薛洋ing
  ♦相遇
  ♢不识

  三
  晓星尘的确是受到了金麟台的邀请,不过这并不是他来这里的原因。
  栎阳常家被灭门,七十六口,男女老少、主人家仆,一夜之间惨死,只有家主常萍及几个家人幸免于难。这件事情闹的整个修仙界沸沸扬扬、人心惶惶。一月之前晓星尘听闻此事找到常萍,承诺为他找到凶手,报仇雪恨。
  这并非一时热血冲动,只是出了这等事,那些所谓修仙界的正义之士、仁义之师,却在事件发生后默不作声,没有一人主动帮助常萍。只因据说,灭门案的凶手,是某个大家族的人。
  晓星尘常年生活在山上,委实不理解这些人所谓的明哲保身。修仙之人,当为世间斩除妖邪,维护江湖正道,为何如今,这般畏缩?
  所谓正道,不过如此。
  承诺一月之后,晓星尘终于查明了凶手,当即二话不说,只身横跨三省,来到这金麟台。
  “薛洋……”
  这个名字并不算陌生,在调查凶手的一月时间里,栎阳当地很多人听见这个名字就如同看见了猛兽魔鬼,没有人愿意多谈关于这个人的事。不光是栎阳,甚至是整个夔州都对此人讳莫如深。
  当初常萍追查凶手,第一个怀疑的也是这个薛洋。据常萍所言,这个名叫薛洋的是个年轻的少年流氓,生得一张可爱的少年面庞,干的却净是让人胆寒的狠毒之事,隐隐有一些魔道之像,人都私下说恐怕要成为第二个魏无羡了。
  晓星尘知道魏无羡,夷陵老祖,魔道祖师。只是,前两年在乱葬岗被众多仙门围剿,死了。他对这个人没什么想法,谈不上什么憎恶,只觉得人都死了,一切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常萍等人提到魏无羡还是一副深仇大恨之情,未免有些太小家子气了。
  但常萍也说了,他家并未与薛洋有什么嫌隙,薛洋没理由偏挑他常家下此狠手。
  这个暂且不提,只说在后来的追查过程中,细心的晓星尘慢慢在现场发现了许多蛛丝马迹,包括那些尸体的样子、地面上的脚印、不同于其他的血迹,再加上对薛洋在案发时行踪的调查,证据逐渐充足。
  毕竟还是个少年人,纵然行为狠辣功法诡谲,但终会,太年轻。
  同时,常萍通过身边仅存的几个下人口中,得知了一件事。
  那个老仆人交代,七八年前常萍的父亲常慈安曾做过一些不道德之事,便是欺骗、侮辱一些小乞丐,甚至陷害他们。这件事想是发生在常家未崛起之时,后来仙门的名号一挂,常慈安不再做这些事,事件也就渐渐过去了。
  谁曾想……
  晓星尘经过多方打听,确定了薛洋的确就是当年常慈安欺辱过的一个孩童。
  这就够了。
  当时,薛洋在兰陵金氏为客卿,这个狠毒的少年不可思议地攀上了名气鼎盛的大家族,使得不少人都惊掉了下巴。那兰陵金氏好歹位列四大家族,何以偏偏请了一个市井无赖为客卿?
  坊间有传言称,薛洋此人,有复原阴虎符的能力。这么以来,很多事情都顺理成章了,因为阴虎符,薛洋成为了兰陵金氏都客卿,因为阴虎符,栎阳常氏被灭门,因为阴护符,薛洋有恃无恐,无人惩治其恶行。
  常萍听闻,顿时满脸死灰,竟踌躇起来,言说等到薛洋离开金鳞台再抓他也不迟……可不等他说完,晓星尘已经拿起霜华下山而去,直奔兰陵。
  不论这世间人想法如何、准则如何,晓星尘有自己心中的道义,他的道义绝不准许他如常萍一般,瞻前顾后,无异于养虎为患。
  一定要揭发薛洋的罪恶,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晓星尘看了眼金麟台的方向,俊美的面庞上仿佛覆上了冰冷的晨露,眉眼间神情坚定。
  当初下山参加夜猎,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年轻人,俊美似皓月,温雅如清风,于是修仙界有时人云“明月清风晓星尘”,得比雅号,足见晓星尘其人如何。
  明月般光洁,清风般淡雅。想来,是绝对无法放过薛洋这等恶人的。
  忽然,晓星尘手中霜华剑微微动了几下。
  前方街道熙熙攘攘,似乎有什么人在表演杂耍。对了,今日是金鳞台清谈盛会的时候,虽说普通人没办法去参加,可这并不妨碍小商小贩们来这底下做生意。要知道虽说大多数修道之人看不起普通人,但对于普通人的食物、活动,他们还是很给面子的。
  空气中飘荡着烤肉的香味,环绕了整条街到。
  晓星尘常年蹲在山上,每天吃的都是山间的野菜、野果,唯一一次吃肉是年幼无知,事后被师傅抱山散人揍了个半死,然而那个味道和疼痛一样至今记忆犹新。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各位大爷!”敲锣打鼓,洪亮的嗓门,还有热闹的掌声,很多人说说笑笑。这一切对于晓星尘来说都太过新奇,他不自觉握紧霜华,放缓脚步,似乎想要多停留一刻,又似乎害怕自己稍微声音大一些,会吓跑这一切、一切。
  等处理好薛洋便回到这里,看一场。晓星尘想着,不自觉嘴角漾出了一丝笑容,似三月湖水起微澜,顿时泛起一片醉人的春色。
  “喂,小孩你过来,我给你糖吃。”
  不远处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话中似乎含着笑意,语气丝丝腻腻,许是变声的缘故,声音有一丝不正常的奇异,听不出是善意还是恶意。
  晓星尘顺着声音望过去,看见在一处酒馆的窗棂下方,一个少年坐在草地上,无所顾忌地盘着腿,面容俊朗中带着少年的稚气,噙着亲和真切的笑容。
  那少年抬起左手,手心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右手挑逗似的招呼,月牙儿一样的笑眼正对着晓星尘。
  (未完)

 
 
 

【薛晓】入劫 01


  ♦耽美小说《魔道祖师》同人文
  ♢主要为原文中一些提到的薛晓二人经历的片段
  ♦本文为薛晓cp,原著向
  ♢非严谨之人,有错误请指出
  ♦无肉
  ♢不定期更

          文|一代明君

  待到罪恶之人见到光明,也便是他灭亡的开始。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
  薛洋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太过嗜睡了,这对于他这种刀口舔血的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精神力的衰退,也意味着功法的衰退。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会出现在一个人的不惑之年,而他薛洋才不到二十岁。
  “薛洋……我和常家七十六口冤魂,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我常萍,必将于十万幽冥深处,即使身化枯骨,也要拖你入地狱!”
  薛洋眯着眼睛,四周一片的黑暗之中,似乎听到了那已经被他凌迟了的常萍的诅咒。每一个字,都泣着浓稠的血。
  还有阿菁临死前骂他的声音,那死丫头死了也不消停,魂魄不知躲到了哪里去。
  他起身摸索起来,待到触摸到霜华冰冷的剑体,微不可闻地松了口气。
  呵……惨白的月光之下,薛洋又重又露出了他那残忍的、十分狡猾的笑容,白森森的虎牙如同恶狼的獠牙。
  “没有用的,我才不会死呢。”
  二
  这似乎是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可不知为何,薛洋总觉得只是在几月前、几日前发生的事,里面的人如春雨洗过一般,清晰且鲜活。
  烈日高悬,微风和煦,是个难得的好日子。各路修仙之人也格外活跃,街道上来来往往,多出了许多手持刀剑的修仙道人。
  对于这种现象,百姓们倒是习以为常,面色不变,如同招待普通人一样对待这些形形色色的道士,并未有人因为道士的身份而表现出奉承之样。
  这对于行走人世间经常受到追捧的道士们自然有些不自在,好在他们也都懂得这种情况的原因,面对吃饭不打折、住店没客房、小二不理睬等等,他们也只能无话可说。
  因为这里不是普通的地方,这里是兰陵金氏的地盘。
  名气鼎盛的兰陵金氏坐落于此地,当地百姓自然都有个把的金氏子弟当朋友,若得罪他们,保不准日后到金氏仙门会吃苦头。而且,更重要的是,今日正逢金氏一门在仙府金麟台举办清谈盛会,广发名帖,但凡有些名头的都被邀请过去谈论道法,而没背邀请的也想去听一听大家人物的修行经验。
  在这街上行走之人,自然大多都是来听讲的修士,百姓们的态度也说的过去,人家见过的都是厉害人,还怎么将这些无名之辈放在眼里!
  弄得不少心高气傲的暗暗怨叹,心想真是世态炎凉、社会风气。
  “请问,金麟台如何去得?”
  酒馆的小二漫不经心底抬起头,只见对年一个白袍的年轻人,面容甚是清俊,语气温和,手持拂尘,身后负着长剑,应该是个修道人。小二心下狐疑地想,这男人一身谪仙气息,和这市井街道格格不入,他看起来更适合站在山中,身下是巨石,身后是万丈瀑布。
  这样年轻的人,也受到了金麟台的邀请?
  毕竟见多识广,小二登时就觉得不应该怠慢,连忙毕恭毕敬地指着方向:“那边,道长,金麟台就在那边的山上。”
  白袍道士看明了方向,微笑着道谢,便欲离开。小二越发确信这人不是个平庸之辈,便大声问:“敢问道长名号?”
  小二这一嗓子吸引来了酒馆一层所有食客的注意力,他们边吃边注视这边,耳朵个个竖了起来。
  “无名之辈罢了,晓星尘。”
  说完,白袍的道士再次道了谢,转过身飘然离开,前往刚刚小二指明的、金麟台的方向。
  “晓星尘……”小二将这三个字咀嚼可半天,终于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顿时气馁了,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蔫了,觉得自己白殷勤一场,马屁压根儿就没拍在马身上。
  同时,一群游散的修道人士也听到了这个名字,大多数人都在读了两变之后表示没听说过,就此断言刚刚如谪仙一样的男子不过是个无名小卒,不值得关注。
  只有几个消息灵通的人脸色顿变,马上付了钱离开,在街道上四处寻找晓星尘的踪影。他们个个激动的不行,只想马上结交那位晓星尘,等到日后他发达了也好借点儿光也好!
  “你确定他就是那抱山散人的弟子,前些年下山的那个?”有人遍寻无果,怀疑地问。
  “不会错的!你看他一身气度,举止不俗,更重要的是那柄剑,看到了吗?依我看,那绝对是一柄世所罕有的名剑!”另一个人信誓旦旦。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前些年的夜猎之中听说就有个晓星尘,那剑似乎叫……霜华?”
  “错不了的,明月清风晓星尘。不过……他来金麟台做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