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殿下

成长中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儿砸(上)


  非酋晴明×姑获鸟
 
  爸爸和姑姑傻傻分不清楚系列(。

  /姑获鸟性格完全是自己玩的主观认定,也许和官设有大差别

  /我黑得已经不是非酋,简直是煤球了。

  一

  我和晴明是患难与共的父子。
 
  我是父,他是子。

  事情说来话长了。

  当年阴阳师晴明带领一个SR一群R和数不清的N轰轰烈烈地击败各大非酋候选者,被誉为“黑穿地球的男人”,毫无悬念地接过了非洲酋长的宝杖。

  上任酋长握着晴明的手哭得老泪纵横,清明正想安慰几句,没想到那厮说:“欧洲那边的扶贫小组昨天来过了,给了我两千勾玉。下次来估计要等一年。”

  晴明是个温和忧郁的美男子。

  所以他撸起裤脚露出腿毛指挥雪女和一群穷酸式神去挠上任酋长并且还被揍成打了麻花的八岐大蛇……这件事,我是不会说的。

  最后,上任酋长怜悯地给了晴明五百勾玉,然后带着他的酒吞和茨木施施然离开了非洲大陆,奔向了万恶的欧洲资本主义剥削社会。

  晴明从泥土里爬出来,对一直冷眼旁观的雪女说:“这种人竟然能当上酋长,简直是神明无眼。他一定是欧洲来的间谍。”

  晴明说:“要是让他继续来当酋长,非洲这块没有资本主义的净土就会被污染得臭不可闻。还好我来了,我替非洲人民赶走了剥削压迫。”

  晴明坚定地说:“我要当一个正直的酋长,绝不允许资本主义的铜臭沾染我的式神。”

  雪女:“……”

  雪女面无表情道:“请先把你手中的五百勾玉放下再说话。”

  晴明点点头,然后握得更紧了。

  二

  我就是沾着这股子资本主义的铜臭被召唤去的。

  当时晴明撅着屁股毫无心理障碍地去画符。因为深谙玄不救非的人间真理,他画符也不搞什么幺蛾子,简单干净的五角星,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都不一样。

  晴明深吸了一口非洲洁净的空气。

  第一个,童男。

  第二个,童女。

  第三个,童男。

  第四个,童女。

  晴明没有咆哮,他数了数自己的式神录,看着里面的五十童男五十童女,苍凉地笑了一声:“我大概,上辈子是个人贩子吧。”

  好了,还有一个。

  会是什么?

  三
 
  别猜了。

  当然是在下了。

  四

  我是姑获鸟,是个SR。

  神明造就了SSR,就表明SR终归是低人一等。我知道,虽然我一直在努力练习,一直努力地想要赶超SSR,可我知道,自己比不上。阴阳师们自然是最喜欢SSR了,许愿的时候都三跪九叩求SSR,一心想要SR的傻逼我还没见过呢。

  光华散去,我平静地站在阵中。

  旁边这个一脸智障的阴阳师等级不低,就是皮肤黑得颇有些让人猜不透表情的味道,但确实没有什么开心的意味。也是,这个等级的阴阳师肯定已经有了一大团SR可以开地下赌场的了,也许他家还有几位我的同族也说不定,他一定是在失望地想“还我一百血汗勾”了吧。

  哼。

  在下并不在乎你的喜欢。

  黑脸阴阳师的表情始终扑朔迷离,凝聚了黑气的脸扯出来一个猥琐的狞笑。

  我:“……”

  我警惕起来。

  他不会已经有了一箩筐我的同类了吧?他不会想把我当粮食剁了吧?

  我眼睛一瞥,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雪女。

  很好,比我好看,喂她没跑了。

  但是身为姑获鸟,我可不会因为不被喜欢而屈服。我握紧了武器,决定一有异动就跑。

  黑脸阴阳师忽然扑了过来,抱住我的腿,吓得我毛都掉了两根。

  这什么毛病?

  他激动地大喊大叫,同时手上用力不减:“雪女!童男!童女!快过来看啊!快点儿别让他跑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外头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一群生物鱼贯而入,打头的是身材傲人的雪女,随后叽叽喳喳的小孩子眼睛闪亮地抱成一团,看着我。

  我深感自己作为一个狗粮的尊严受到了践踏。

  活了这么长时间了,头一次见除了雪女只养童男童女的。

  这个阴阳师想必是个恋童癖。

  很好,干掉他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我冷着脸,亮出武器。

  先砍了这个衣冠禽兽再说。

  地上的阴阳师这时候端跪了起来,深情地看着我:“爸爸。”

  “……”

  雪女一脸妈的智障,而看起来一派不明所以的童男童女们也跟着扑了过来,脆生生地齐声叫道:“爸爸!”

  我:“……”

  我扶了下歪斜的面具,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我这只一向洁身自好尚是小可爱的姑获鸟,今天喜得一百零一个儿女。

  第二,我进入的才不是什么拐卖团伙,而是邪教组织。

  五

  我是姑获鸟,刚刚和黑脸阴阳师晴明确立了父子关系。

  是他非要管我叫爸爸的,雪女试图要他改正,然而晴明坚称这是他们家的家族传统。

  管叫爸爸的家族传统,可以的。

  雪女于是贴心地给我介绍晴明让人落泪的人生经历,和穷酸得伤眼睛的家产。

  然后就我新得到的称呼,雪女再次尽心尽力地给我讲解。

  晴明家等级森严,N式神是儿子,R式神是兄弟姐妹,而是SR爹,SSR是祖宗。

  透过这份家规,我十分淡定地明白了。

  这穷逼阴阳师绝对有毛病。

  我问雪女:“那你呢?”

  雪女:“保姆。”

  “……”我悲悯地看了一眼雪女,不自觉地想起了当年在别的阴阳师处时候,那个并肩作战的雪女面色冷淡,寡言少语又十分可靠,一举一动优雅得体。

  而如今,岁月蹉跎,让人感伤。

  更值得感伤的是,我感伤完了,还得义无反顾地照着雪女的道路一冲到底。

  毕竟环境对人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而穷的影响力尤为大。

  六

  可姑获鸟就没有因为嫌弃主人而撂挑子不干的,我自然还得认真地为晴明杀出一片天地。

  毕竟只有我一个SR啊。

  但不得不说给这晴明身边绝对是对意志力和自控力的极大磨练。

  我才决定要好好辅佐晴明,需要去战斗提升等级,那头晴明就兴冲冲地跑来了我面前。

  他表示自己终于有爸爸了,于是开心地将自己几百个儿子当贡品摆在我面前。

  我怀着纠结的心情,吃掉了按辈分来说应该是我孙儿的一群N式神。

  雪女流着泪:“宝宝们啊……”

  我:“……”

  冷面安静的雪女啊,你难道是将灵魂出卖给了黄泉中的伊耶那美了吗?

  鉴于晴明目前没有式神,我这个唯一的爸爸得到了祖宗级别的待遇。

  姑获鸟才不是吃软饭的式神。

  虽然觉得跟着这黑脸没什么好前途,但每当晴明看着我,那张黑脸上水汪汪含着期望的眼睛,我就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帮助他。

  晴明等级不低,我靠着吃儿孙(……)等级上升很快,便每次都跟着晴明去外出任务。

  每次刷到什么好的材料御魂,晴明都往我身上安。他嘘寒问暖:“爸爸您疲惫了吗?爸爸您需要休息吗?”

  我跟了那么多阴阳师,还是第一次被叫爸爸的,心情十分复杂。

  这是萤草才配得上的不俗称呼。

  七

  晴明又一次抽了几个童男童女,然后神清气爽地走出来,恭喜我有新添儿女。

  我问雪女:“他很想要SSR吧?”

  雪女盯着晴明的背影,若有所思:“似乎这次并不是分的失落啊。”

  何止是不失落,堪称神采奕奕,出门的那一刻甚至让人觉得这小子得了一窝SSR呢。

  雪女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对我说:“你说,哪天晴明真得到了SSR,你是不得失宠?”

  我垂下眼睛:“有什么关系。”

  雪女不再说话,这一刻她似乎真的恢复了当年缄默的样子,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看着院子里满地乱跑的和,我固然意识到了什么。

  晴明只是因为非太久了,黑着黑着就不自信了。他对我好,不过是因为我是一个SR。以后,晴明总会抽到其他的SR,我只是个姑获鸟,而世上比我漂亮比我脾气好的SR式神有很多,晴明也有可能抽到SSR。

  到时候,我一定会被丢弃的吧。

  这也没有关系,是吧?

  我不自觉地对着樱花树想了很久。

  我是晴明的式神,要做的就是守护我的阴阳师。晴明想要,想要,我的职责就是帮助他。

  姑获鸟,永远听从主人的吩咐。

  八

  我恭敬地对晴明说:“晴明大人。”

  晴明:“……”

  晴明痛哭流涕抓着我的袖子:“爸爸!爸爸!我错了!我以后除去绝对不理会那些女妖怪了!你原谅我这次吧!”

  “……”我想打你。

  我深呼吸口气,只当没听见他的话,继续说:“我以后会好好对你。我们去刷副本吧,做任务,攒勾玉。”

  晴明呐呐道:“可是爸爸……今天的体力已经没了。”

  “……”早上看你还有三百!

  我踹了一脚愚蠢的阴阳师,冷着脸扭头离开。

  身后传来晴明委屈的声音:“……爸爸你不是说要对我好的吗?”

  (未完)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