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殿下

成长中

【薛晓】其实是流氓(01-03)


  /现代paro
  /无赖装纯混混×温柔体贴警察
  /ooc预警
  /果然还是最爱薛晓

  01
  “啪”的一声,一打照片摔在了桌子上散了开来,在光滑的桌面上摆成了扇形——粗略地看过去,大约有二十张。

  晓星尘旁边立着的冷峻的警官哼了一声,指着照片说道:“上周我才找到聚众闹事的那群混混,就被这小子缠住了,犯事的都跑了,就逮到几个凑热闹的。”

  说着,不等晓星尘去拿,他便抽出几张,送到晓星尘眼前:“你近视,还是这么看吧。”

  晓星尘看着照片上模模糊糊的人影,大约能看出事两个人,身板挺直一身正气的那个是对面的同事兼好友宋岚,另一个却是……

  晓星尘揉揉眉心,轻轻一笑:“莫不是度数又增大了?还是看不清啊。”

  照片上的另外一个人影极其模糊,只看到像是在打宋岚,是个男生。晓星尘又看了其它的几张,才大致确定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想必就是宋岚口中的那个“小子”了。

  上周学校附近有学生群殴,还有几个混混帮派赶来凑热闹,宋岚盯了很长时间才找到机会,正准备一边盯着一边等人来,结果一个小混混发现了他,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这下子,计划泡汤了。

  宋岚淡淡地说:“这小子一直和我斗,招式不怎样,不过本领不小,净是让人防不胜防的偷袭,出手也狠,看样子是从小就打架的人。这照片是路人拍的,那小子速度太快,没一张拍到正脸。”

  “打算怎么办?”晓星尘问。

  宋岚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扯了下领带,说道:“没办法,那些打架的小混混个个都很狡猾,要想捉住太难了。你们义城小区那片儿最危险,很多帮派鱼龙混杂。我最近在忙着别的案子,没什么时间处理。”

  晓星尘温和地笑了笑,道:“那不是正好,栎阳那场斗殴我刚好解决了,义城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他揉揉眼睛,又道:“不过上一个眼镜弄坏了,一直没时间去配新的,倒是行动起来像个瞎子。”

  宋岚沉静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微笑,看着晓星尘:“你也是不容易,大老远跑到栎阳去处理案子,那么大的案子都解决了。不过义城的事情还是小心最好,毕竟你眼睛不便。”

  “这几年开始恶化的,不知怎么回事。无碍,我有分寸。”

  “你总是有分寸,上次还不是差点被打。对付小混混不能太温柔,否则只会被反咬一口。话不宜多说,我希望你保护好自己。”

  难得的,素来沉着寡言的好友出声告诫,又似乎很烦躁的样子。晓星尘失笑:“哪有那么娇弱,好歹我也是个警察。好了,不用为我担心。”

  “嗯。”

  宋岚暂时压下心中的不安,投入到工作当中。

 
  02
  “呜呜……警察叔叔,你说我一个瞎子怎么知道这钱包上啥图案?还不是当初买的时候问清楚的,那边那个人偷了我的钱包不说,还诬陷我!你要为我做主啊!”

  绿色裙子的小姑娘哭哭啼啼地拉扯着晓星尘的袖子,另一只手胡乱指向一个地方——那边一个男人正愤怒地瞪着他。

  大汉拍案而起,撸起袖子就要揍人:“你这个小瞎子,偷了我的钱包还不算,竟敢反咬一口!看我不揍死你!”

  晓星尘轻轻一拉,将小姑娘护在身后,挡住大汉:“先生,不要激动。”

  小姑娘在警察叔叔身后朝大汉挤眉弄眼。

  大汉差点一口气没背过去,但看这斯斯文文的警察挡着,也不敢闹事,悻悻道:“好,好,不激动……那钱包真是我的……”

  几分钟前,那个大汉拽着瞎眼睛的小姑娘来警察局,骂骂咧咧地表示这丫头偷了自己的钱包。晓星尘稍微了解了一下事情,大汉交代是在游戏厅内被偷的,后来抓到时候这丫头正要开溜。

  然而双方都没办法证明钱包是自己的,争执不下。直到一个电话发过来,一个小姑娘说自己在游戏厅丢了钱包,看监控是被一个灰色背心的男人偷走的。

  晓星尘瞅了瞅大汉的灰色背心,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大汉:“……”

  小姑娘:“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用什么粉色钱包,果然是偷的。”

  晓星尘:“姑娘,你怎么知道是粉色的?”

  “……猜的。”

  终于处理完这件事,晓星尘准备下班回家,出门却看见小姑娘守在门口,吸吸鼻子:“警察叔叔我没有家可以去,能不能收留我一阵子?你看我一个瞎子,搞不好饿死街头,你不能不管我啊。”

  晓星尘看着小姑娘可怜的样子,心一软,无奈笑了笑:“只要你信得过我。”

  小姑娘当即蹦了起来,兴高采烈:“信得过信得过!警察叔叔你最好了!”

  “你叫什么名字?”

  “阿箐!”

  03
  “呸,妈的。”

  少年狠狠地抹了一下脸上的血,从地上爬起来,眼睛恶狼一样盯着围过来的几个拿着武器的人。

  这边是个废气的工厂,破旧的钢铁和灰尘铺在地面上,脚印七零八落。铁棍砸了下来,少年一个侧翻躲过攻击,却还有另外三个人同时围攻过来。

  铁棍打在了左侧肩膀上,顿时失去了平衡一样,少年忍住疼痛靠在墙上。他手中没有武器,黑色的上衣沾满了灰尘,手臂之上凝着血污。可即使如此绝境,这学生模样的少年眼睛还是凶恶的,泛着浓重的怨毒和仇恨。

  “薛哥……”

  像是被这目光震慑了,四个男子停下动作,有人的手还在颤抖着。他们的内心很不安,已经打了一个小时了,就薛洋没有武器的身躯,竟然能够一路逃到这里,这让他们从心底涌出恐惧。可无论如何,薛洋已经身负重伤,他们还有自己的任务。

  “薛哥,对不住了,这是老板的吩咐。”

  薛洋用力踹开那人,寻得了空隙,猛地跑到废铁中抽出一根断裂的废钢筋,毫不犹豫地打在了那个倒地的人身上。惨叫的声音足以证明它用了多大力气。

  “呵……全他妈是狗屁,想杀老子?就他金光瑶?呸!”薛洋咬着牙,左手手臂流下血液来,滴落到地面上。

  另外三人终于不再迟疑,明白如果不解决这个狠毒的少年,自己的命也会搭进去。一人沉声道:“薛洋,你跑不掉了。”

  “妈的……”薛洋将钢筋甩了出去,跌跌撞撞地找寻出口。这里的大门被那三人堵着,薛洋只得爬过窗户,一口气从二楼高的地方摔了下去。腿上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他咒骂了一句,借着阴影,扶着墙走向有人的街道。

  血液的流失和剧痛、疲惫,在翻过小区外墙之后一股脑涌了上来。脑袋终于开启了人体自我保护,晕眩感袭来。

  昏过去的时候,薛洋一心想着自己若不死,一定要找金光瑶报这一箭之仇。

  “咦?这什么东西?”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接着昏过去的薛洋就被踢了两下。

  —tbc—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