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殿下

成长中

【薛晓】义城那些事儿 (25-35)

  二十五
  雷声发作,风云突变。
  要下雨了。
  义城这破地方人烟稀少,却意外的十分招雷雨的喜欢。
  晓星尘有些惆怅。
  下雨的话,阿箐倒还好说,在棺材上再盖个木板就好,可他就不好了,根本就没有地方躲雨。
  阿箐热情相邀:“道长这棺材地方大,来吧来吧,一点儿也不挤!”
  晓星尘摇头,无奈道:“男女授受不亲。”
  说着便有到房檐下边,摸了摸,进了雨。晓星尘说:“我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不碍事的。”
  阿箐不高兴:“道长那里干净吗?”
  晓星尘伸手沾了沾看了眼灰尘和雨水和成的泥,说:“没事,很干净。”
  阿箐想道长你也就能骗骗自己。
 
  二十六
  忽然薛洋从里头钻了出来,笑眯眯道:“道长,我这儿地方可大的很呢,要不要过来?”
  阿箐立马从棺材里蹦出来,利索地摸到晓星尘所在的地方,说:“道长!阿箐害怕打雷!咱们今晚还是换吧,你住棺材,我住这里。”
  晓星尘摸了摸灰尘:“这里……”
  阿箐:“你不说这里很干净吗?”
  晓星尘:“……”

  二十七
  晓星尘睡在了义庄的唯一的棺材里。
 
  二十八
  阿箐发愁地看着一地灰尘和漏雨漏风的窗户,很担心自己一觉醒来风吹雨打被泥土埋。
  可是一想到那个坏家伙,她一下子就坚定了内心,外表什么的去见鬼吧反正道长也看不见,变丑了顺道一直恶心恶心坏东西也是不错的。
  这么想着阿箐忽然觉得很不错,不禁雀跃地随意铺了铺地面,然后倒头就睡。

  二十九
  薛洋眼睁睁看着到嘴的熟鸭子扑打这膀子飞走了,手摸着降灾的剑柄,寻思着降灾好久没见血了怪可怜的,那么到底是先拔了小瞎子的舌头还是砍了她的手指呢。
  他真的想了很长时间,但到最后他收起了剑,觉得还是让它一直不出鞘比较好,可怜就可怜吧。
  薛洋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是否是害怕杀掉阿箐,或者说再多做一些什么事,眼前的一切都化作黄梁一梦,都跑掉了。
  一个小流氓不懂黄梁一梦,但他知道自己就在梦中,一个他不愿放手、不愿清醒、不愿破坏的梦。
  不知道若是被兰陵的那个人知道了,会不会叹息着说,说成美你胆小了,被束缚了,很危险呢。
  薛洋忽然嗤笑了一声。
  他才不怕呢。

  二十九
  然而薛洋挠着门框表示他不甘心。
  阿箐那小瞎子睡的正香,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时不时嘀咕一句骂人的话,真真烦人。
  薛洋想他的好计划被阿箐打乱了都睡不着了,这小瞎子竟然还这么舒坦,怎么能行?
  外面的雷声还在轰隆,而阿箐可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薛洋不爽了。
  于是他顶着雨来到外面,看着阿箐防雨的木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那就拆了吧。

  三十
  阿箐是被冻醒的。
  按理说这时候还是夏天,万万不该冷的。但昨天那雨带来了冷风,也是来势汹汹。
  可这风怎么刮到她的?
  阿箐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
  她挡雨的木板被拆了,拆的四分五裂,被残忍分尸。
  而凶手在她面前笑嘻嘻的勾引道长。

  三十一
  晓星尘刚一醒就听见上头有人说话:“啊呀道长,小瞎子变成脏瞎子啦。”
  阿箐挑着竹竿子来回比划:“你给姑奶奶过来!我的木板呢?木板呢?肯定是你拿走的!看姑奶奶不戳死你!”
  晓星尘摸了摸棺材旁的四五块木板,沉默。
  阿箐还在愤怒的找人,而薛洋早就躲在了晓星尘身后,俯在晓星尘耳边道:“道长,听那小瞎子的样子,真怕人呢,这要是再在那住一晚,不得杀了我?我可不敢睡了!”
  晓星尘无奈笑了笑,整理整理衣服从棺材中出去,问道:“还下雨吗?”
  薛洋:“啊,看这天还是阴森森的,没有阳光啊,今晚肯定得下雨。”
  晓星尘:“既然这样,那阿箐你还是回来睡吧。”
  阿箐看着头顶阳光明媚的天,无语。她嚷道:“不行不行,道长这里可是很脏的,你看那坏家伙都说我成了脏瞎子了,你还是不要过来了。”
  薛洋:“那不好办,我那里地方大着呢。”
  阿箐:“谁要住你那里?!”
  薛洋奇道:“谁要你住了?脏瞎子。”
  又说:“道长你看小瞎子不和我一起,还是你来吧。”
  阿箐想要挠这人欠揍的嘴脸。
  晓星尘想了一会儿,决定:“那就这样,阿箐你还是回原来的地方吧。”
  阿箐急了:“没事没事的,道长我可以住这里……”
  晓星尘:“男女授受不亲。”
  阿箐:“……”
  她为什么是个女人!好不甘心啊!

  三十二
  夜里。
  薛洋:“道长……”
  “嗯?”
  “你为什么看不见?”
  “……睡吧。”
  “是被仇家弄的吗?”
  “不……不是,是我自己……”
  “为什么?”
  “没……”
  “是不是被人陷害的?”
  “……也……也可以……”
  “你恨那个人吗?”
  “……”
  晓星尘头上泛起了冷汗,说不出话来。过了很久他才长叹一声:“不要问了,好吗?”
  薛洋坐在旁边看着晓星尘,目光幽暗,烛光在眼中跳跃。半晌他回答:“好。”
 
  三十三
  薛洋这一晚上睡的特别安稳。

  三十三
  阿箐这一晚上睡的特别不安稳。
 
  三十四
  晓星尘觉得还不错。
 
  三十五
  第二天早上。
  晓星尘:“昨天没有下雨啊,今天天还阴吗?” 
  薛洋:“阴,好阴呢。”
  阿箐看着万里无云的天,决定找机会一杆子怼死这不要脸的东西。

————————
  啊呀好喜欢阿箐好喜欢阿箐好稀罕她啊!!
  越写越喜欢阿箐了怎么破!!
  咱明明是个薛洋girl来着……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