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殿下

成长中

【薛晓】义城那些事儿(10-16)

  十
  百无聊赖的时候,薛洋就喜欢盯着晓星尘看,并且因为阿箐也是个瞎子,他看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夜里,晓星尘小心翼翼地问道:“睡了么?”
  薛洋明明一双眼睛亮得和烛火似的,愣是一声不吭,还不怀好意地调整呼吸做出“我睡着了”的假象。
可怜晓星尘道长,不疑有诈,吹了灯便走到了水井旁。
  那水井生了锈,但好歹还可以打出水来,平日里做饭都是用这里的水,阿箐总是抱怨说有腐烂味儿。
  晓星尘熟练地摸到井边上,缓慢而细致地拉动水桶,干净的半截手臂在月色下白得如玉。
  薛洋鬼鬼祟祟地爬窗上一个劲儿的瞅。
  晓星尘以为这吹了灯就会一片黑暗,殊不知天公作美,这晚月亮大如圆盘,院子里铺上了一层月光。
  夜半打水……他要做什么?
  薛洋想了想,并不觉得什么功法要依靠水来修炼。既然不是修炼,那打个水用得着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那边晓星尘将水桶拉了上来,探了探,似乎觉得很满意,便开始动手解衣服。
  薛洋一下子明白了晓星尘要干什么,目光忽地诡异起来,不怀好意地想着那么点儿水不够用吧晓星尘道长?
  晓星尘解开衣带,不熟练地被带子给纠缠住了,解了半天还没松开。
  薛洋暗地里不满地“啧”了一声。
  终于,就在薛洋不耐烦地拔剑打算上前砍断那该死的衣带的时候,晓星尘自食其力,松了一口气。
  外衫尽落,露出了白色的里衣。
  薛洋阴侧侧地盯着里衣旁边的带子,暗搓搓地磨牙。
  然而晓星尘根本没动里衣。
  薛洋一愣。
  晓星尘将外衣放入木桶里,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皂荚搓入盆里,悠然地搓了起来。
  薛洋:“……”
  他还不死心,眼巴巴地等着晓星尘洗完衣服再继续某些事情。半个时辰过去了,晓星尘轻舒一口气,拧干了衣服抹黑寻找到晾衣服的棍子,收工之后,靠在墙上,睡觉。
  ……薛洋不知道自己这大半夜不睡觉看人洗衣服到底图个啥。

  十一
  阿箐第二天早上醒来就见晓星尘穿着里衣。
  同时她看到了井旁边的水。
  她故意摸到水井旁边声称喝水,又“不小心”摸到了水桶,打量了下水的量,探一探,疑惑道:“道长,这水是不是太少了啊,够洗吗?”
  薛洋半晚上心情不好,睁眼睛就看小瞎子问东问西,当下明白了阿箐想的什么。
  晓星尘以为阿箐看不见,对自己穿着里衣在姑娘面前并不觉得如何。然而到底说出来还是略微窘迫,因而含糊其辞:“嗯……还好。”
  说完便闪去搭外衫的地方去找衣服穿好。
  阿箐在原地胡思乱想,眉头拧成了个疙瘩。
  薛洋说:“小瞎子,想不想知道你们道长昨晚做什么来着?”
  阿箐警惕地扭头,嚷道:“用得着问你啊,我一会儿自己去问道长,才不问你,你净欺负我!”
  薛洋拿出十足的微笑,循循善诱:“我昨晚可是看到了哦……”
  “看到什么?”
  “等我们睡着之后再打水,你说是做什么?”
  阿箐想了想,大惊失色。
  她颤声道:“你你你你你……你看到了!?”
  薛洋:“哦,当然。”
 
  十二
  阿箐深受打击,黯然失色,蔫儿巴地回到棺材,心想自己就这么睡死里头得了!
  道长!昨晚!洗澡!
  坏家伙看到了!
  呜呜呜道长……是阿箐没有保护好你的清白……

  十三
  晓星尘穿好衣服回来的时候,阿箐躺棺材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薛洋笑的灿烂。
  晓星尘听到阿箐怨念的声音,问道:“阿箐,怎么了?”
  阿箐勉强爬起来,不死心:“道长,坏家伙说你昨晚……他看到了……”
  薛洋懒洋洋地说:“啊,是啊,看到了。”
  晓星尘无奈地笑了一下:“没想到还是被看到了,我一个瞎子洗的时候难免笨手笨脚,怕你们见了笑话,所以才选择了夜里。”
  阿箐觉得这反应很危险:“道长……你不打这坏家伙吗?他看见了!”
  晓星尘奇怪:“看见了便看见了,有什么问题吗?”
  半响。
  晓星尘:“阿箐?”
 
  十四
  阿箐打算和坏东西同归于尽,正在削尖竹竿。

  十五
  薛洋对阿箐的反应很满意,几天下来都是边晒太阳边晃二郎腿,偶尔看见阿箐磨竹竿的背影,更加开心了。
 
  十六
  晓星尘十分茫然,只觉得阿箐不和那人斗嘴了,两个人关系应该缓和了吧。
  这很令人高兴。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