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殿下

成长中

【薛晓】入劫 03


  ♦主要为原文中一些提到的薛晓二人经历的片段
  ♢糖果上线
  ♦暴脾气少年一言不合就出招

  三
  那是一粒白色的糖果,包裹在金色的糖纸之中,下方是少年干净的手心,却并不细腻,结了一层薄薄的茧子,是个修仙之人的手。
  不过晓星尘见这少年一副乞丐模样,周身也并没有佩剑,因而心中也是猜不透他的身份。
  笑容满面的少年循循善诱:“小孩儿,你不想吃糖吗?过来啊,这粒糖送给你啦。”
  晓星尘先是一愣,却见这少年虽是冲着自己,目光却瞧着自己的身后。乞丐衣服的女孩不大,七八的模样,探出头来,晓星尘的衣摆被女孩抓在手中,力气不大。
  乞丐女孩脸颊上挂着黑乎乎的泥土,衣服不合时宜,也不很合身,手指攥得紧紧的。女孩的目光犹疑不决,似乎并不十分信任这个笑呵呵的少年,然而少年手中的糖果又有无限的吸引力,她盯着糖果,躲在晓星尘身后,咬着嘴唇。
  这情景,少年似乎与女孩相识。晓星尘当初在山上有一些师弟师妹,类似的逗乐并不少见。想到这里,晓星尘不自觉地嘴角含笑,低头想要说服女孩过去。
  “嘁,”少年见女孩不动,很遗憾地撇撇嘴,又将目光转到了旁边端立的晓星尘身上,漆黑的眼珠上下打量几圈,最终把目光定在了被女孩抓住的衣角上,忽的又笑了,他指了指晓星尘的衣服,对那女孩儿道:“哎呀呀,小鬼,你看你那脏手,这位道长的衣服当真不凡的很,这下可让你给弄脏了,你这手,怕是要被砍喽。”
  他笑起来,露出尖利的虎牙。
  女孩闻言猛然缩回手,却见白色丝绸上赫然抹上了黑色的印记,顿时脸色煞白,恐惧的跪在晓星尘脚边,不住地磕头求饶。
  晓星尘没想到女孩如此害怕,连忙托起女孩的身子,女孩儿头上已然现了伤口,鲜血有些刺目。晓星尘皱了皱眉,眼光望向少年。
  灰色衣服的少年靠在墙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目光中带着邪肆,他剥开糖皮,将白色的糖放入牙齿间,见晓星尘望过来,舔了舔牙齿。
  女孩满脸泪水,恐惧的看着晓星尘,颤抖着说道:“道……道长……请饶了我吧……”
  没等晓星尘回话,那少年又道:“今天可是清谈盛会的大日子,像道长这样不凡的人,想必应是受邀参加的吧,如此这衣服可就更加金贵了呢。”
  这少年明显挑事儿,不安好心,将女孩儿吓得魂不附体,一个劲儿的说着“道长饶命”。晓星尘安慰女孩:“不要惊慌,不过是一件衣裳罢了,就是弄坏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要砍手呢?不要怕。”
  晓星尘说着,温柔的抚摸女孩的额头,声音清朗温润,像是一阵晨间的清风。
  女孩眼睛睁得很大,倒映出晓星尘的面庞,许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忽然看见了手中的霜华剑,连忙从晓星尘身边离开,一下子钻进了胡同里,不见了。
  晓星尘无奈的笑了笑,便将目光投向一旁看戏似的少年,语气倏的严厉起来:“你又何必吓他,害得那女孩儿满心害怕。不过是衣服而已。”
  墙根底下坐着的少年抬起眼,用一种十分奇异的眼神看着晓星尘,他嘴角还噙着笑,眼中却沉淀了一片看不透的黑色。半响,少年的笑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孩子气的撅嘴,眼中也涌上了委屈的意味:“道长你有所不知啊,看你的样子是刚来这儿吧,这里可是有很多高高在上的修道之人啊,像我们这些又脏又乱的几个,是万不敢弄脏他们的衣服的,今儿个那丫头是运气好,遇见了你这么个心善的道长,若是别人,她可是真的会被砍手的呀!”
  虽然说着卑微的话,少年面上却是没有半分害怕之情,亦真亦假的笑让他看得十分捉摸不透。晓星尘听到少年的解释,想的自己终归是常年在山上,对这世间之事,毕竟了解的少,这少年的话,并非毫无道理。他的神色又温和起来:“倒也在理,只是你大可不必这般草木皆兵,虽说可能有的人过于凶恶,然而大多数的人都是良善的,这世间没有那么多的恶人。”
  少年眼神更加幽暗,似乎觉得好笑,眉毛一挑,不屑道:“道长的年纪似乎并未与我相差太多,怎么?为什么道长这般笃定地说出这番话?世间人心险恶,以道长这样的心态,可是会吃亏的啊。”
  晓星尘敏锐的察觉少年这话隐含的冰冷,他是一个心细的人,觉得自己似乎让少年不快,因而略带歉意地说:“我倒是刚下山不久,并未见过多少人间百态,不过虽说有杀戮的坏人,却有许多良善的修仙之人。我有个至交好友,他与我志同道合,是一个十分好的人。”
  “哦,道长是刚下山的?”少年听闻此话,忽地开口询问,同时不动声色地将左手放入袖中,面色不变。
  晓星尘没有发觉少年一下子变调的声音,想到了至交好友,他便似乎放松了许多,点头微笑道:“是啊,我原是在山上同师傅修行,近些年方下山。”
  这少年像极了山上一个可爱的师弟,不知是否是因为这个原因,晓星尘对这样一个陌生少年意外的愿意交谈。
  少年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几下,慢慢的脸上浮现了好奇之色,乍一看完全是个仰慕修仙者的单纯少年。他状似好奇地问:“哦……那道长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只是这“单纯”的模样背后,少年身后的手握住黑色的剑,银光一闪,赫然出鞘。
  少年眼睛明亮,完全不见杀气。
  一派平和下暗藏的杀机,晓星尘没有察觉到,但晓星尘并非愚钝的人,自是懂得不可随意透露太多,况且他见少年似乎十分仰慕修仙之人,若和他说兰陵金氏有了个杀人魔头,难免会在少年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私心里,晓星尘不愿让他人失望。
  一念之差,晓星尘这么回答:“应金氏之邀,金麟台清谈盛会。”
  然而少年并未放松分毫,他笑嘻嘻的追问道:“呀,既是参加盛会,想必道长也是个十分厉害的人吧,可否告知身份?”
  “抱山散人座下,晓星尘。”
  剑出鞘,寒光凛然,少年在一瞬间发动凶狠的攻击,巍巍血腥的气息直指晓星尘。
  (未完)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