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殿下

成长中

【薛晓】入劫 02


  ♦主要为原文中一些提到的薛晓二人经历的片段
  ♢晓星尘道长追捕灭门凶手薛洋ing
  ♦相遇
  ♢不识

  三
  晓星尘的确是受到了金麟台的邀请,不过这并不是他来这里的原因。
  栎阳常家被灭门,七十六口,男女老少、主人家仆,一夜之间惨死,只有家主常萍及几个家人幸免于难。这件事情闹的整个修仙界沸沸扬扬、人心惶惶。一月之前晓星尘听闻此事找到常萍,承诺为他找到凶手,报仇雪恨。
  这并非一时热血冲动,只是出了这等事,那些所谓修仙界的正义之士、仁义之师,却在事件发生后默不作声,没有一人主动帮助常萍。只因据说,灭门案的凶手,是某个大家族的人。
  晓星尘常年生活在山上,委实不理解这些人所谓的明哲保身。修仙之人,当为世间斩除妖邪,维护江湖正道,为何如今,这般畏缩?
  所谓正道,不过如此。
  承诺一月之后,晓星尘终于查明了凶手,当即二话不说,只身横跨三省,来到这金麟台。
  “薛洋……”
  这个名字并不算陌生,在调查凶手的一月时间里,栎阳当地很多人听见这个名字就如同看见了猛兽魔鬼,没有人愿意多谈关于这个人的事。不光是栎阳,甚至是整个夔州都对此人讳莫如深。
  当初常萍追查凶手,第一个怀疑的也是这个薛洋。据常萍所言,这个名叫薛洋的是个年轻的少年流氓,生得一张可爱的少年面庞,干的却净是让人胆寒的狠毒之事,隐隐有一些魔道之像,人都私下说恐怕要成为第二个魏无羡了。
  晓星尘知道魏无羡,夷陵老祖,魔道祖师。只是,前两年在乱葬岗被众多仙门围剿,死了。他对这个人没什么想法,谈不上什么憎恶,只觉得人都死了,一切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常萍等人提到魏无羡还是一副深仇大恨之情,未免有些太小家子气了。
  但常萍也说了,他家并未与薛洋有什么嫌隙,薛洋没理由偏挑他常家下此狠手。
  这个暂且不提,只说在后来的追查过程中,细心的晓星尘慢慢在现场发现了许多蛛丝马迹,包括那些尸体的样子、地面上的脚印、不同于其他的血迹,再加上对薛洋在案发时行踪的调查,证据逐渐充足。
  毕竟还是个少年人,纵然行为狠辣功法诡谲,但终会,太年轻。
  同时,常萍通过身边仅存的几个下人口中,得知了一件事。
  那个老仆人交代,七八年前常萍的父亲常慈安曾做过一些不道德之事,便是欺骗、侮辱一些小乞丐,甚至陷害他们。这件事想是发生在常家未崛起之时,后来仙门的名号一挂,常慈安不再做这些事,事件也就渐渐过去了。
  谁曾想……
  晓星尘经过多方打听,确定了薛洋的确就是当年常慈安欺辱过的一个孩童。
  这就够了。
  当时,薛洋在兰陵金氏为客卿,这个狠毒的少年不可思议地攀上了名气鼎盛的大家族,使得不少人都惊掉了下巴。那兰陵金氏好歹位列四大家族,何以偏偏请了一个市井无赖为客卿?
  坊间有传言称,薛洋此人,有复原阴虎符的能力。这么以来,很多事情都顺理成章了,因为阴虎符,薛洋成为了兰陵金氏都客卿,因为阴虎符,栎阳常氏被灭门,因为阴护符,薛洋有恃无恐,无人惩治其恶行。
  常萍听闻,顿时满脸死灰,竟踌躇起来,言说等到薛洋离开金鳞台再抓他也不迟……可不等他说完,晓星尘已经拿起霜华下山而去,直奔兰陵。
  不论这世间人想法如何、准则如何,晓星尘有自己心中的道义,他的道义绝不准许他如常萍一般,瞻前顾后,无异于养虎为患。
  一定要揭发薛洋的罪恶,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晓星尘看了眼金麟台的方向,俊美的面庞上仿佛覆上了冰冷的晨露,眉眼间神情坚定。
  当初下山参加夜猎,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年轻人,俊美似皓月,温雅如清风,于是修仙界有时人云“明月清风晓星尘”,得比雅号,足见晓星尘其人如何。
  明月般光洁,清风般淡雅。想来,是绝对无法放过薛洋这等恶人的。
  忽然,晓星尘手中霜华剑微微动了几下。
  前方街道熙熙攘攘,似乎有什么人在表演杂耍。对了,今日是金鳞台清谈盛会的时候,虽说普通人没办法去参加,可这并不妨碍小商小贩们来这底下做生意。要知道虽说大多数修道之人看不起普通人,但对于普通人的食物、活动,他们还是很给面子的。
  空气中飘荡着烤肉的香味,环绕了整条街到。
  晓星尘常年蹲在山上,每天吃的都是山间的野菜、野果,唯一一次吃肉是年幼无知,事后被师傅抱山散人揍了个半死,然而那个味道和疼痛一样至今记忆犹新。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各位大爷!”敲锣打鼓,洪亮的嗓门,还有热闹的掌声,很多人说说笑笑。这一切对于晓星尘来说都太过新奇,他不自觉握紧霜华,放缓脚步,似乎想要多停留一刻,又似乎害怕自己稍微声音大一些,会吓跑这一切、一切。
  等处理好薛洋便回到这里,看一场。晓星尘想着,不自觉嘴角漾出了一丝笑容,似三月湖水起微澜,顿时泛起一片醉人的春色。
  “喂,小孩你过来,我给你糖吃。”
  不远处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话中似乎含着笑意,语气丝丝腻腻,许是变声的缘故,声音有一丝不正常的奇异,听不出是善意还是恶意。
  晓星尘顺着声音望过去,看见在一处酒馆的窗棂下方,一个少年坐在草地上,无所顾忌地盘着腿,面容俊朗中带着少年的稚气,噙着亲和真切的笑容。
  那少年抬起左手,手心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右手挑逗似的招呼,月牙儿一样的笑眼正对着晓星尘。
  (未完)

 
 
 

评论

热度(22)